当前位置:主页 > 消费经验 >纪录片导演拍漂流木画家 映出各自漂流人生 >

纪录片导演拍漂流木画家 映出各自漂流人生

2020-07-29 563浏览 消费经验
纪录片导演拍漂流木画家 映出各自漂流人生

同样来自金门,导演董振良为漂流木画家杨树森拍摄的纪录片「漂流森林」漂流了 10 多年才首映。期间,董振良也经历了自己的漂流岁月;杨树森感谢董振良保留了他早期珍贵画面。

2004 年,走出被迫害妄想症的杨树森,在台北马偕医院举办「美丽境界」画展。他用漂流木、破砧板、废弃塑胶垫等为画布,画出一幅幅线条简单却夸大扭曲的脸孔;不约而同的漠然表情,因着漂流木上残留的斑驳纹路,反而让这些脸孔展现了「致命吸引力」,震慑了董振良。

那时,因为相契的工作伙伴离去,董振良以为自己心已死,无法再产生悸动,得知杨树森之前在杜鹃窝里待了一阵子,仅凭学生时代美术课堂上的基础,却在治疗过程中创作,画出有生命有张力的作品,董振良「活」过来了。

董振良聆听杨树森诉说生命故事,听着听着,又拿起原本打算丢掉的摄影机,陪杨树森到淡水、富贵角、大小金门到处捡拾漂流木,记录杨树森的身影。

期间,董振良感悟到,杨树森透过捡拾和作画寻回自己,赋予边缘精神病患生命,「与死灭的废弃朽木,共振出深邃的迴音」;自己透过镜头看到杨树森的重生,反思被遗忘的生命。

花了一年多的时间,「漂流森林」在 2005 年底拍摄完成。由于缺乏经费,加上两人都累了,影片停摆;之后的 10 年间,两人甚少互动。

2016 年,董振良搬到新店碧潭,将前矿坑工寮改建为「梦工寮」,作为看电影、玩艺术和喝茶休息空间;杨树森主动与他联络,他才开始剪辑「漂流森林」;但同样因资金问题,影片迟迟无法见天日。

今年初,董振良发表自传电影「雨夜花」,杨树森前来观赏,两人重新连上线。之后,董振良整修梦工寮,规划成展场和放映室。他心想既然有了展映空间,是时候让「漂流森林」和大家见面了。

「漂流森林」开宗明义「献给所有孤独的人」。一路支持董振良的前电影图书馆馆长李天(石养)说,本片可以说就是「董振良的漂流」。

杨树森接道,导演从有房到租屋甚至在矿坑栖身,这些年的漂流给了「漂流森林」养分,导演「用我的故事,诉说他的漂流」,两人当年低潮的心境是一样的,相信影片投射了自己和导演的某种内心世界,自己也从漂流中得到人生和美学的养分。他感谢董振良为他留下了早期珍贵的影像。

董振良说,每颗心都是座秘密森林;而他和杨树森这两块漂木,从金门漂流到台湾,在台北马偕医院邂逅,再一同漂回金门;漂了 10 几年,现在分别新店碧潭、北海岸三芝上岸,安顿身心。

杨树森用 2 句话定位自己「一个灵魂的掉落是经历个人漫长的不堪,一个生命的重生是领受许多爱的修补」。60 岁的他说,39 岁时「掉下去」,靠着爱的修补才得以走出来;现在虽然影片放映完了,但故事永远留下来,可以帮助那些掉下去的人。

另外,杨树森提到片中很多场景他感觉像是欧洲,又有北大荒的味道,让他根本认不出来是在家乡拍摄,对董振良的功力佩服不已。

黑白无声的「漂流森林」,片长 2 小时 33 分。董振良说,黑白和无声是最纯粹表述,没有干扰。杨树森直言,这种呈现既不讨好也不卖座,但它如同论文的化身,值得专业领域探索精神病患如何走出异想世界。

「漂流森林」画展暨首映会定于 29 日在「梦工寮」放映。董振良说,首映会之后,「有约就放」。‭